您的位置:

首页> 生活都市> 十二扇窗

十二扇窗
Contents
  住在这种栉比鳞次的公寓大楼里,算是一种折磨,两栋建筑太近的栋距让你每天清早都可以听到此起彼落的闹铃声、抑扬顿挫的锅铲声,还有叫床(叫人起床)的吆喝声。当然啦!也是有好处的,那是在华灯初上后的夜里,在你準备好观望的工具后,调查好每一扇窗后居住的男女人等、作息时间后,开启的节目序列,往往有令人鼻血尽流,经血乾枯的可能。

  由我的窗户往外拉开的幅角中,可以涵盖约十二扇窗,同时可以看到对面厚重铁门后进出的男男女女。

  在最上排左手边套房里住着的是一个化妆品专柜小姐,这点由她每天出门穿的制服可以窥见,浅粉红套装别着银线蓝底的名牌,这很容易可以在百货公司的大小专柜里遇见,她有着高挑的身材、披肩流洩的直髮,尤其额头长的漂亮,每次在侧面窥视她,总恍然有遇着萧蔷的昏眩感,让我的阴茎在裤裆里不长进的跳动。

  她叫做品瑄,是我最先窥探的对象,我的枕头旁放着的一条丝质高岔丁字裤就是她的,每次把内裤贴在鼻子上、阴茎上,我都幻想着能亲手将它由她胯上、骨盆上卸下,并推开她粉嫩细緻的双脚,埋首进入她濡湿的丘壑中,尽情舔食她带着透明汁液的粉红绉褶,然后由白嫩的股间尽情的插入,然后把精液狂洩在她的子宫中。

  当然啦!常常我是洩了,但是是洩在带着她骚味、粉味、体味的内裤上。

  没错!她的确很骚!以现下y世代的年轻人来说,该叫做辣妹,尤其深夜外出穿着的短裙,可以由笔直的大腿瞧到隐约招摇的股沟,我很清楚的明白这点。
094119075srf5qfesstqsf.jpg
  也许白天丝袜穿太久,晚上她是很少穿丝袜的,我曾经在望远镜中窥见她内裤旁翻出的外阴唇上带着几丝毛髮,在空气中恣意的翻飞着,瞬间让我口沫泉涌,而我却仅只是在五十公尺开外窥望而已,如果相对而坐,真不敢保证我不会跨步而上,撕开她的衣裳、扒开她的内裤,强把阴茎塞入她的阴唇内,死命的抽插着,而现在作为读者的你们,只能在铁窗后瞥见我伶仃的身影。

  昨天夜里,在我过度睡眠后的失眠午夜,我听见了对面铁门拉开的吱喳声,我急忙将窗户拉开一小角,往外窥探,是品瑄和另一个短髮挑染的娇小女人,提着大包小包跨身进入大楼,我翻腕瞧瞧时间,午夜一点半,一定又是外出狂欢后疲惫的夜归,还好带的是女人,否则虽属毫不相干的我,也隐隐会有一丝妒意。

  由于品瑄的房间在我斜上方,以偷窥的第一要点--充分的视角来说,有着先天的缺陷,我急忙套上外套,带着我德州仪器出厂的20~100倍可调式单眼天文望远镜(连脚架)来到顶楼,夜正阒静,不惶有惊扰他人之虞,在品瑄房间灯亮的同时,我已找到最佳的位置与视角架好望远镜,燃起一根菸,期待着有意外的演出让我不虚此行。

  品瑄没有关窗就寝的习惯我早就知道,也许是在可能被窥视的刺激下,一举一动都让她更能挑动情慾吧!记得上次偷窥时,她正张着胯股让她男友插着,对着开敞的窗户,我似乎看见她的眼光余尾瞄着我这边时闪时黯的香菸火花,张着嘴,做作的呻吟着。而那次她流洩出的淫水更是可观,不仅沾满了她男友短小的阴茎,在她的阴唇间、菊花瓣的开口间、大腿内侧、雪白的床单上,全是晶亮、浓稠的汁液、在望远镜的视窗里,更可以看到一股股白稠黏液,经过隐约可见的阴道由发红的小阴唇与阴蒂间濡濡溢出。

  在望远镜的视窗里,我可以浏览品瑄房间里一整张床与週遭的少许空间,他们大概已经累了,正在準备盥洗,挑染女人坐在床头很快的把蓝色T恤脱了,低腰紧身的长裤也褪到脚踝,她穿着带雷丝的丝质内裤,由前头半透明的区域,可以瞧见浓密的阴毛相当茂盛。品瑄站着更衣,我没法儿瞧见她的举动。但由丢到一旁的白色丁字内裤可以知道,她也同样脱着衣服。

  很快的,两个人已经光溜溜的一丝不挂,挑染女人身材虽然娇小,身材倒是颇为可观,D-CUP的乳房坚挺着丝毫不感到地心引力的作用。夜风由窗口吹入,她巧克力色的乳头明显的在发达的乳晕中突出,当她站起来,由背后更可以看到她股间丛生的杂草中鼓出的两团阴唇,圆滑丰润的标示着这是个经常有人进出的门户。而浑圆的臀部,两股向外稍嫌分离,屁眼旁多皱的花瓣、深褐髮亮的色泽,更使我无法不意会到我的阴茎也能顺利的由此通行。

  女人家一齐洗澡是常事,在午夜即将入睡的时分,这也不失为一种省时的方法。不过花了十五分钟,她们就带着一身水气出来了,两个人横陈在卧榻上,一式的精光、满室的春光。而这时候可以瞧见品瑄的身体了,她比较高挑,全身是乳白色的,乳晕是淡淡的粉红,就连阴唇也没有纵慾后的黯淡,呈现曼妙的玫瑰色泽,不瞒各位说,这是我看过最美的阴部了,以日本的赞语来说,十足是千中求一的名器。

  他们两人还没有睡的意思,打开电视机,透过遮挡住的方格毛玻璃,我仍可以看出播映的是锁码台的节目。两个人枕着数层的抱枕,窃窃私语着,没多久两个人竟凑身在一起,亲匿的搂抱着,而手也不老实的蠕动起来。

  巧克力色的小手先在品瑄玫瑰色的乳头上撩动,时而轻轻的划着圈圈;时而挑动那受刺激胀大的乳头,而品瑄也伸手到挑染女人的胯间,上下揉动着圆鼓鼓的阴蒂。我看出挑染女人有些发喘,原本紧闭的阴唇,因充血露出一丝缝隙,透明的淫水泊泊的流出,一直沿着股沟漫布在屁股上,渐渐不自觉的随品瑄手指的动作上下迎合着。而品瑄的另一只手也在自己的阴户上摩索着,沿着阴唇用中指上下划着,指头上渐渐带出一丝丝的淫水,映着光源闪闪生光。

  接着,品瑄跨坐到挑染女人的身上,翘着屁股正对着我的视线,吐着舌头舔着阴户,这个阴户早已是水汪汪的一片,随着舌头的拨动涌起一阵阵波影,而在我视线内,品瑄的阴户与花瓣一览无遗,一股淫水延着阴唇流到大腿内侧,正往膝盖流去。她似乎有意张开双腿,充血的阴唇微微张开,可以看到玫瑰色阴唇随着腰肢摆动倏开倏合,并缓缓抖动着。

  这时候品瑄的舌头已开始在阴道内抽插着,并沿着阴道壁往上舔动着阴唇与阴蒂,右手同时也在菊花瓣处轻轻着抵着,随着一阵阵的快感,挑染女人绷紧的身子死命地张开玉股,深深的迎合好似要把品瑄吸入子宫一般,然后在阵阵痉挛后,一股乳白的阴精射在品瑄豔红的唇上。

  然后品瑄突然离开了视线,带回一盒未拆封的纸盒来到床上,包装纸上儘是日文,还描绘着一幅棒状物事的说明图。她很快地拆开纸盒,取出内容物来,是一根粉红色的电动阳具,算算有二十公分长,足足有我的阳具尺寸大小,沿着阴茎上还可看到栩栩如生的血脉。她顽皮的在挑染女人前比划着,然后作势前后晃动着,接着我似乎可以感受到两人抱头淫蕩着大笑,真是一点羞耻心也没有。

  两个人换成六九姿势交缠着,面向着我的是挑染女人充满青春气息的小脸以及品瑄粉嫩的阴户,原来挑染女人这幺年轻,全没办法与她那成熟的阴唇与明显的阴蒂联想在一起。电动阳具握在品瑄的手里,她舌头舔着挑染女人的屁眼,一手将阳具的龟头在她阴唇间蠕动着,由于实在湿透了,小阴唇自动包覆住龟龟缓缓吸着,因为角度不太好,我只能断断续续的看到。

  视线内较明显的是品瑄那仍然泊泊流着淫水的阴户,因为刺激充血小阴唇已经肥大,在嘴唇的吸吮下阵阵抖动。我看到挑染女人眼睛早已水汪汪的一片,淫蕩着嘶嘶的吐着长气,蓦然一翻白眼,溢出两滴眼泪,品瑄已将电动阳具插入她阴道有三分之二,随着身体的抽动,她更积极的用舌尖往品瑄阴道插着,鼻尖更刻意的揉拨着阴蒂,品瑄小巧的阴蒂这时在水光中已然充血胀大,带点淡淡的血色。

  随着挑染女人腰肢的摆动,电动阳具已经连根插入她的阴户中,除了本身蠕动的功能,品瑄也适时的上下抽动着,每一次向上抽出,都带起涓涓的淫水,留在阴唇的左近,也滴在我品瑄的脸上。

  挑染女人好像又快攀上慾望高潮,只看她张开的屁股,越来越快速的套向阴茎,两手死命抓住品瑄的大腿,左右摇晃着头部。我知道她快洩了,猛地见她一弓身子,大力坐向阳具,埋脸在品瑄的阴唇内微微抽搐着,一股稠稠的阴精随着阴茎旁泊泊而下,接着就是一段深深的喘息。

  看到这儿,我又点燃了一根菸,同时把自己的阴茎由裤裆掏出,漫布在阴茎四壁是一阵阵的麻痒难受,我用手套弄着,一边想着品瑄那玫瑰花般的小穴,那充血湿润的阴唇,还有鼓胀的阴蒂。

  不知是点烟的火光让她察觉到是吗?我彷彿见到她翻过身来对着窗外微微的一笑,一边推开喘息中的挑染女人,将股间对着我呈大字型的张开,用手指在小穴揉着,她先由股间撩起淫水在阴蒂与阴唇滑动着,接着伸出中指在自己阴道里抽插着。由望远镜的视窗里,她水汪汪淫蕩的眼神好似媚眼如丝的望着我,舌尖还调皮地在唇边嘴角舔弄着,应该是意会到正被偷窥着。她相当兴奋,淫水不断着流着,床单已经是一榻糊涂,美丽的臀部在浸湿的床单上向着我一迎一送,菊花瓣明显的受到刺激开阖着。

  随着她樱唇嘶嘶的吐气,手指在自己阴户内也越插越快,腰肢已经绷紧的弓了起来,然后见她侧过身去,拿起那管湿淋淋带着淫水的电动阳具,往自己阴唇间插入,大约是阴户早已湿透了,毫不费力就插到根部,随着阴茎的蠕动,她前后扭动着身子,另一只手竟在花瓣处左右的摩娑着。

  由于视角太过完美,在她开始抽动阴茎后,我可以看到小阴唇随着阴茎的进出,时而翻出、时而陷入,淫水沿着阴茎流过她雪白的手,滴到床单上。另一边沿着股沟流到屁眼的淫水,也在另一只手的抚触下涂满整个花瓣、整个玉股。她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,每一次都是连根的插入直达握柄,然后拔出直至龟头,可以看到她肌肤上已经泛起阵阵鸡皮疙瘩,眼光开始散乱,咬着编贝般的牙齿,扭着头失神的呻吟着。

  在一段急促的抽插之后,她的阴唇已经充血带点红肿,淫水像爆发的泉水般在缝隙中涌出,最后在一阵痛苦的抽搐之后,她蓦地拔出阳具,决堤的乳白阴精向我的视线射来,滴落在被单之上。而我马眼上的麻痒也在这时上升到了极致,在一阵舒服透顶的加侖笋之后,我狠狠的把浓稠的阳精射向布满星子的虚空。就在她射精的那一剎那间,我似乎瞥见她望向我怨怼的眼神。

  隔天,我脑海里还是盈绕着她怨怼的眼神与迷人的小穴。于是穿着最称头的衣服、怀着豔遇的心情提前下班来到她的百货公司专柜前。

  “先生你好,请问需要什幺?”很职业化的问候。

  “请问你有这种香味的香水吗?”我掏出枕旁那件由她那儿偷来的丝质高岔丁字内裤,递过去给她。

  她接过手只瞄了一眼,脸上已是一片红晕,低着头媚眼如丝的瞟着我。

  “嗯!有啊,可是现在缺货,得等到我下班的时后才有补货喔!你準时六点再过来。”

  我应允了她,带着雀跃的步伐,就在黄昏的街头胡乱的逛着。

  (二)

  跨出了百货公司,扑面而来的是震耳欲聋的车声,夹杂着初夏黄昏的习习晚风,不觉让我感到有些恍然。白昼的长度在这个时序里,渐渐追过黑夜,这点在每个季节里辛勤工作后的下班时分,感受特别明显。外头面临着中正路与中央路交叉口,正是新竹市的交通要沖,随着时间越近下班,车流量明显的增多。

  我踅着步履,一头低低回味品瑄俏脸上娇羞无限的春意,心中不觉一蕩,裤裆内也不觉一紧,也许今天晚上可以一亲芳泽,大剌剌的吸吮她玫瑰般的阴户,品嚐她那骚浪氾滥的淫水,现在可得忍一忍才是。这骚蹄子,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,刚刚面对面吹气可闻的距离里,举手投足正经的好似大家闺秀一般,那不自觉散发的高贵气质,着实让我自惭形秽、手足无措。天知道一到夜里,却可以淫蕩的张开双腿,对着我用电动阳具插着嫩穴,让一股股白浊淫水失控的奔流着,难道淑女与蕩妇的分别,就在日昇月落之间。

  其实呀!如同我垂涎已久的萧蔷那蹄子一般,莫看她电视上一副道貌岸然、守身如玉的样子,在我眼中,她那浑圆而微微掰开的玉股、水汪汪的眼神、做作的娇态,可以想见不知曾经坐在多少个男人的大腿上,将她粉红的骚穴套着粗大的玉柱,摇头晃脑的上下的抽动着;也不知有多少淫水浸渍过她的阴唇、阴蒂、肛门,混同着男人腥秽的阳精,沾染在她的内裤与被缛之上。也许来段即兴的跳跃,可以由她的穴口溢出八、九个男人温热的精液。

  我思绪尽在这淫秽的念头摆荡着,突然肩头一跳,一个清脆的声音在我后头响起:“波波哥!是你呀。”我转头回去,是一个染着满头金发、身材凹凸有致的美女,她五官有着混血的痕迹,鼻子高挺、嘴儿小巧。

  “是小雪喔!怎幺有空逛街,今天没排班吗?”

  在第一时间里我认出了是在popo跳钢管的小雪,她有蛇一般的腰肢,魔鬼一般的身材,每次穿上镂空丁字裤在我胯上舞动时,那隐约可见的肿胀阴唇,总让我鸡巴一阵麻痒。

  “今天第一场在新竹,我自己先过来了!”

  “哪个时候?”

  “10点钟在popo,你一定要过来喔!”

  我早恨不得找机会插她了,今天可得加加油了。

  “今天就只这一场,晚上再陪波波哥好好的玩。”

  “玩什幺?”我故意问。

  她对我俏皮的皱皱鼻子,丢下一句:“玩你的鸟啦!”一溜烟,风一样的消失在路口。

  嘿!玩我的鸟,我一定会插得你双脚发抖、屎尿尽流,哀求着不要我把阴茎抽出才是。

  推开俗豔的红蓝绿三色雕花玻璃门,里头是约五坪大的一个空间,墙上一方香案膜拜着猪八戒,三柱清香,烟雾袅袅的向天花板散开,往旁一点挂着廉价时钟,时间才刚跨过五点。右手边是上着金漆的柜檯,摆满各式各样花茶和五、六具酒精灯咖啡炉,近腰处用牛皮包着海棉围成一长圈的腰靠。左手边是玫瑰色的牛皮沙发,两大两小,围绕着中间厚实的原木茶几。

  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孩沈坐在沙发里啃着瓜子,两条玉笋般的腿跷在茶几上晃动着。

  随着我推门而入带起的风铃声,女孩倏地由沙发跳了起来,看到我,脸上的笑意像涟漪一般的漫开。她三步作二步的跑了过来,猛一低身,整个人全盘在我的身上,两只手揽上我的脖子,两条腿夹住我的腰身,粉嫩小脸紧紧凑住我的脸颊。很自然的我双手扶住她的玉臀,将她牢牢的贴在身上。

  这是琴琴,我的女人之一,她在这间咖啡红茶坊工作,咖啡红茶坊读者也许不太能领会,套句通俗点的说法,就是摸摸茶啦!新竹地区摸摸茶一般只作半套服务,帮你打打手枪、吸吸鸡巴而已,而你也只能摸摸她们的奶子、磨蹭磨蹭她们的穴口;若要挥长鞭强渡关山、穿花径遍寻桃源,可非真得有些手段、带点魅力不可。

  沿柜檯后的暗门上去是一间间二坪大小的隔间,里头一定有一张沙发床外带和式桌,电视机可非标準配备,全属小姐的福利。那二坪大小的空间可就是你观景揽胜的处所了。闻这空气中瀰漫的腥羶精液味儿,可知有多少的阳精曾在她们樱唇的套弄下,粉身碎骨在汙秽的地毯上。

  琴琴今天擦深咖啡色系的妆,配黑色超短迷你裤和紧身棉质低领T恤,指甲上涂银色蔻丹配上银色细带高跟凉鞋,宛若夜之精灵,一转眼间上了我的身,我瞧着她妖娆媚眼与丰润唇尾间一片喜色,不禁埋首在她额上亲亲印了一口。

  “怎幺那幺高兴?”我在她耳边问道。

  “还说咧!多久没来了。”她怨道。

  “这不是来了吗?”

  “你不知道每天过来的不是老竽仔,就是园区那些书呆子,我的美眉就快结蛛丝网啦!我才不让他们碰我咧!”

  “难道一定要我帮你通?”我打趣她。

  “你要我让别人进去吗?”话才说完,像想起什幺似的,摇起了头:“才不咧!想想就‘火化去’(台语)”

  我两只手趁着空档,往她短裤内的股间移去,隔着丝袜可以感受到两片肥吱吱的阴唇中央正丝丝冒着热气,夹在阴唇间的丝质内裤已经渐渐濡湿。

  我抹了一把薄薄的淫水,凑到鼻尖,笑她:“天天给男人摸,还敏感的直冒骚水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她害臊的把脸又埋入我的耳间:“我也不晓得,一碰到你我就浑身发浪。”

  她嗫嚅着:“怎样?待会经理回来,我们就上楼去吧!”她在我耳边说着。

  想起了六点得赴品瑄的约,权衡利害得失,我只好对她说:“可是六点我得赴客户的饭局,没空点你的台怎办?”

  “那你来干嘛?”她嘟起了丰唇,忿忿的说。

  “一个月不见,找你聊聊不好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我知道琴琴是个明理的女人,绝不会跟我的公事呕气。瞧瞧壁上的钟,她想了想说:“你沙发坐一下,我一会儿就出来。”说完推开后面的暗门,往小姐休息室款款走去。

  我坐上沙发,燃起一根菸,往天花板嘶嘶地吐着烟圈,不懂这妮子究竟在搞什幺鬼。不过才三分钟的时间,伊欸一声,见她推门而出,她已经把黑色丝袜褪了下来,穿着一件及膝的一片裙,笑嘻嘻的向我走来。

  “怎幺了?”我仍然一头雾水。

  她背对着我在我腿上坐了下来,侧过头脸,氾着红晕对我说:“你把……把……那个掏出来。”说完抚了抚我胯间的阳具。

  我若有所悟地朝她裙内摸去,里头光溜溜的触手一片黏腻,“这样也行?不怕经理回来撞见?”其实经理小陈同我挺熟,既使瞧见我在大厅上干着琴琴,也是见怪不怪,倒是怕琴琴脸皮子薄,感到难为情罢了!

  “我们背对背坐着,撞见只当抱着亲热,哪瞧得到裙底咧!”她似乎早已经胸有成竹。

  若说和琴琴这幺个妖娆狐媚的女人打情骂俏这许久,双手又触碰到她温热湿润的阴唇,我的鸡巴没有动静,那才有鬼!她才刚拉开我的拉鍊,鸡巴早已迫不及待跳了出来。

  她在马眼抹了抹,糗我:“瞧!谁淫蕩得流着水。”

  “什幺水咧?”

  “嗯……天人水啦!……忘情水啦!可不可以!”她嗫嚅着说。

  “干什幺用的?”我不饶她。

  瞬间她羞红了耳根,小小声的说:“……干……干……干美眉……用的。”

  “那你要不要给我干?”

  她低着头,羞笑着点点头。

  “没听到哦!”我装做没看到她的动作。

  “……我……我……要……要啦!”她的脸上虽是一片羞赧,股间却早已把我的阴茎夹在阴唇之间前后滑动着。

  一阵阵黏稠湿热的淫水随着前后滑动涂满了我的阴囊、阴茎,那接触到细嫩阴户肌理的淫蕩感更让我阴茎上下突突的跳动着,我只觉琴琴的阴唇像是一团火球包围着我,就像要把我吸进去。

  “哦……好老公……它好大……好大喔……”她喘息着说。

  “你想不想它呢……”

  她用力的把阴蒂在龟头的凹缝中来回的磨蹭着,两片肿胀的阴唇黏腻腻地包覆着阴茎:“……想死我了……哦……真是想死我了……”

  我手伸进去裙底,抚摸着她的屁眼,淫水积在花瓣间,湿搭搭的叫人心蕩。

  随着喘息声越来越急,滑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,每当龟头滑过阴蒂落入小阴唇张开缝隙的瞬间,她总是特别用力,而娇喘也特别浪蕩。

  “喔……喔……哦……我里头好痒……好痒……好……好老公……你插进来好吗?”

  “插进什幺?”

  “……嗯……这个啦……”她反手握住阴茎,就要往小穴里塞。

  我双手由下往上托住了她的玉股,让龟头轻抵着阴蒂,就是不插进去:“求求我吧!”

  “求……求求……好老公……快把鸡……鸡巴……插进来……”

  我托高她的屁股,阴茎倏地直挺挺站了起来,然后将龟头对準她的阴道口,稍一轻放,已经滑进去了二分之一,阴道壁一接触鸡巴,微微抽搐了一下,然后紧紧握住阴茎蠕动了起来。

  我托着她上下套弄着我的鸡巴,却是只有一半,不肯连根插入。

  “嗯……哦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好舒服……”她扭着头,靠在我的身上呻吟着:“……哦……好老公……可以再深点……再……深点……里头更痒啦。”

  我不理她,仍旧半根阴茎抽插着,甚且故意让血管的凸壁抵紧阴蒂上下摩擦着。

  她扭过头来,媚眼如丝、水汪汪的看着我:“哦……好老公……快啦……快啦……快用力插进去嘛……”

  我看她眼睛蕩得快溢出水来,稍稍一放手,她已经连根把我的鸡巴吞了进去了,“喔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好爽……好……好爽……”她在我耳边浪叫着。

  我感觉整只鸡巴被她温热潮湿的嫩穴紧紧的包住,时松时紧,带着一股热热的水流绕着龟头涌向阴茎溢到我的小腹。

  这时候,暗门后竟“啪跶啪跶”地响起一阵下楼声,伊欸一声,门又再次被推开……
Contents